欢迎访问科盛试验设备
  • 0531-8231 5867
  • 181 0541 6204
联系我们

销售热线:178 3993 6555

服务热线:0371-8881 3355

厂区地址:河南省郑州市上街区世纪广场东50米

宋丹丹与编剧大战三回合 揭业内怪现状种植

time:2020-04-20

宋丹丹与编剧大战三回合 揭业内怪现状

宋丹丹

一连三天,随着宋丹丹的一句“演戏不是拍剧本”,她和编剧宋方金之间的“契约对战”愈演愈烈。在这过程中,《美丽的契约》导演余淳力挺宋丹丹,其制片人罗立平也出来表态,再加上其他编剧如邹静之、于正、宁财神等纷纷站出来,这场战事也导致影视圈近日一片“重编剧还是重演员”的讨论之声。之后,业内更爆出有大牌演员自带编剧、边写边拍成惯例、谁腕大就听谁的等潜规则。昨天,记者也采访了曾和宋丹丹合作过的编剧陈彤、编剧张琦等人,说了说“行里那点事儿”。

“契约对战”回顾

14日 第一回合

宋丹丹:演台词不成啊!

宋丹丹为了宣传《我的儿子是奇葩》,在接受采访时直言演戏不是拍剧本,还称“国外很多人拍戏,往往只是个故事梗概或大纲就拍了。我们却是演员在演台词,导演在导剧本。”

宋方金:她演啥都一样!

她的这番言论立刻引起了众多编剧尤其是《美丽的契约》编剧宋方金的不满,他发表了长微博回应,直言宋丹丹的表演有松,但不弛,并暗指宋丹丹等人进行台词改编让《美丽的契约》由喜剧变成闹剧。“宋丹丹老师连自己生活中的‘你干吗呀你’‘神经病吧你’‘真够逗的’‘真成’等口头禅一并带给了角色,而且带给了她饰演的几乎所有角色。”并直接指出“宋丹丹老师不需要剧本,只需要一群人执行她的想法就行了。”

15日 第二回合

宋丹丹:剧本交得慢!

次日,宋丹丹在网上回应称:“娱乐圈34年与众多编剧合作从未出现矛盾,咋冒出那么多不认识的人‘炮轰’。好好工作,别搞文革那套,那样不好。演员遇到可以不改的剧本真是福气,我演刘衡(编辑注:实为刘恒)的《窝头》和梁左的《我爱我家》就一字不曾改,因没有废话,字字珠玑。”三小时后再发文回应:《美丽》开机时只交了少部分,一路拍一路等,导演快疯了都。宋老师呀,您最后拢共交了多少集剧本呀?您的稿费,听说一集没少拿呀可……

宋方金:想砸谁饭碗?

宋方金对宋丹丹进行了逐一反驳,希望她讲道理就讲道理,不要讲道德,也最好不要牵扯其他人,大家出来吃饭,谁也别砸了谁的饭碗。

16日 第三回合

片方发声力挺演员

《美丽的契约》导演余淳出来声援宋丹丹是“扶了老人,结果被讹”,希望宋方金能晒一下剧本让公众评判,“看一下我们为什么有的东西没有拍,为什么不能拍。”。同时余淳表示故事的构架,包括宋丹丹、范明的角色定位,也是一起开会讨论的,并不是一个人的想法。同时该剧的制片人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也表示:“我们不是古装剧、谍战剧等,是生活剧,二度创作是很重要的,电视剧最终拍出来的效果也侧面说明宋丹丹、余淳他们很专业。”

“弱势”编剧变“苦情”

就在导演代表片方力挺宋丹丹之后,宋方金在微博中讨论了演员与剧本关系,并晒了前三集剧本供比对,最后称余淳是“对编剧最不尊重的导演”。同时他对前一天宋丹丹说他“剧本烂”也进行了回应:“演员改了剧本,说明剧本烂;照此逻辑,一个人被抽耳光,说明他该打?”

业内怪现状

立项靠梗概 边拍边写是常事

以之前的惯例,作为一剧之本的剧本应该是一个剧在拍摄前最先定下来的。但很多时候,不少制片人往往拿着大纲就去申请立项备案。而从宋方金的长文中,也可以看出其实他只是在没有合格的剧本的情况下临危受命:“当时这个项目岌岌可危,请我来当策划,进而求我来写剧本”。

因此,这也造成了《美丽的契约》边拍边写的命运,据制片人罗立平向新京报表示,一般生活剧拍摄期在100天左右,但我们拍了五个月,“这五个月就有等剧本的过程。这中间我们租了某个场景十几天的时间,但直到最后几天剧本也没有写出来,此时为了不浪费场地费,宋丹丹他们就自由发挥了,只要故事本身并没有跑题那就行了。”《一仆二主》的导演刘进告诉记者,国外像美剧,因为是流水线生产,“每一个步骤做得很专业,怎么编都不会脱离最开始设定的体系。这一点我们现阶段是做不到的。”

大腕有特权,带编剧进组改戏

比起宋丹丹亲自上阵修改剧本的情况,一位资深影视策划人透露,这两年更流行演员自带编剧进组改本子:“一些经纪人跟我说,因为演员戏与戏之间的档期太紧凑,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熟读剧本并消化一个新角色,干脆就借着改本子的机会延续自己的表演习惯,如果你细心看某些高产艺人一两年间参演的几部戏,台词雷同得厉害,套路也一个样”。据悉,这些编剧往往只会根据该名演员的情况进行调整,会尽量按照美化演员的角色而不考虑整体剧本框架,他们也被业内笑称为“门客编剧”。之前海清也曾经因为在《抹布女也有春天》剧组改戏而被编剧圈质疑,据当时海清的说法是“觉得剧本不那么理想,没达到我的要求”。

比起演员改剧本,有些编剧显得更“主动”,据悉《一仆二主》的编剧陈彤就在拍摄时进入了剧组,“我第一次写喜剧缺乏经验,我需要在现场和演员随时沟通,而且张嘉译给了我不少修改建议十分受用,而闫妮是个很有特色的演员,有时也需要去了解她的表演风格”。这样,虽然剧本被修改了不少地方,但能确保编剧一直跟进创作。

【和谐的,可以有】

尽管在微博上编剧和演员说法不一,频频暗战,但也有编剧和演员协调解决剧本问题的情况,对于在北京卫视播出的《家宴》中担当女主角的颜丙燕而言,她在剧中也有过修改剧本的经历:“编剧韩旸是一个三十出头刚刚生完孩子的人,她在写这个年龄段戏的时候就非常游刃有余。可一写到40岁以上的戏的时候,我觉得她有点不够成熟。”颜丙燕之后就把韩旸请到剧组,跟她聊这个事,最终修改了剧本,“你说遇到这样的情况,是不是可以修改剧本呢?”

本版采写/新京报记者 吴立湘

菊花茶种植技术

池州旗袍定制

乌克兰美女图片

联系我们

销售热线:181 0541 6204

服务热线:0531-8231 5867

公司地址:山东·济南经十西路4515号

Copyright © 浙ICP备15039727号-28科盛试验设备 版权所有